世民口吃系列文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眾里尋她千百度﹒﹒﹒﹒﹒﹒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程世民先生的自傳 

    成功的花,人們只驚羨她現實的明艷,然而當初的牙兒,浸透了奮斗的淚泉,洒遍了犧牲的血雨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冰心<<繁星》

    朋友,當你在明淨的辦公室里侃侃而談的時候,當你在碧綠如茵的草地上朗朗長吟的時候,當你在花前.月下.柳旁.河畔和親愛的朋友恣情昵語的時候,你可曾想到我們口吃患者心中的痛苦,可曾想到我們口吃患者心中的憂傷嗎?
    口吃患者的一顆飽受煎熬的心,誰能夠了解?
    我們口吃患者的生活,是淚水和痛苦交織的生活,是自卑和絕望組成的歲月.
    多少日,多少月,多少年,多少個風風雨雨,我們一個人獨自品味著苦澀與無聊,陷足于口吃的泥淖不能自拔.
    讓苦悶吞噬我們的時光,消磨我們的意志.
往事不堪回首---那昔日的煩惱,昔日的恥辱,一樁樁,一件件﹒﹒﹒﹒﹒﹒﹒﹒
    我小的時候,也曾經有過美好的理想,也曾經憧憬過金色的未來,可是這一切,在嚴酷的現實面前,都肥皂泡似的破滅了.
因為口吃,我在家不敢待客,我出門不敢與人交談;因為口吃,我被別人目為駑駘,我甚至常常成為他人的談資和笑料.
    "買東西,在別人看來,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,在我卻比跳火坑還難.臨去時,要說的話,不知要背誦多少遍,決心也不知要下多少次,自己覺得象是赴刑場.可到柜台前,還是常常說不出話來,一旦買回東西,自己就興奮異常,象是完成了一件英勇的壯舉.
有病到醫院挂號,好不容易排到近前,卻說不出挂哪科,只好默默地走開.在街上走路,生怕碰到熟人,無法應付,只好低了頭,走在路邊.就象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丑事,象鬼魂怕見陽光一樣. 看見別人在人前直抒胸臆,侃侃而談,有聲有色地敘述自己的見聞,我的心仿佛在流血.胸口就象壓上了千鈞石板.
    這一切,使我變得自卑,怯懦,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多余的人.
就象在沼澤邊踽踽獨行的小鹿,就象在夜空里淒淒哀鳴的孤雁.
多少個闃寂的夜晚,我獨伴孤燈,看幢幢云影,看靨靨殘星,聽枯葉掃地,聽冷雨敲窗.其時,我什么也看不見,什么也聽不見,只有煩惱,屈辱,抑郁.憂傷的河從我心中 流過.......
    我也是人,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為什么要受這樣的折磨,這是為什么?
    我仰首向天,云霧薈蔚,我蒿目四方.四極茫昧.沒有綠蕪,沒有鵠 四隅無聲,八荒闃寂......
    我真希望有一座荒墳,永遠孤寂地兀立于西風中,墳邊是沉重的古碑,連天的苔錢,漫無邊際的白骨﹒﹒﹒﹒﹒﹒﹒而我能夠有幸在其中徜徉,聽著風鳴咽著吹動墳邊的樹,看著一具具骷髏從塚中坐起,怎樣對著我做出迷人的笑靨﹒﹒﹒﹒﹒
這一切,使我麻木,這一切,使我感到寒冷.我仇,我恨,我仇恨一切,我心中有烈火,有沸油,有岩漿,卻永遠給一塊萬難破毀的石板壓著,無法向外噴射.
     條條大道通羅馬,卻沒有我的可行之路,神州大地千里萬里,卻沒有我的立足之地.
     長天浩浩,長路漫漫,長夜冥冥﹒﹒﹒﹒﹒﹒﹒
     哪里有我的北極光,哪里有我的武陵溪,哪里有我的伊甸樂園呢?
     如經冬的野草渴求著春的盼睞,如荒古的熔岩期待著第一聲的鳴響.
     我盼望火,渴望溫暖,希望見到熾熱的太陽.....大火,那漫天的大火燒起來,燒起來,燒起來,把這冰,這雪,把這冰雪溶化了.溶化了.溶化了吧!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一頁 首頁 下一頁

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.0,800 x 600或更高分辨率,瀏覽本網站。

世民口吃矯治學校 版權所有
Copyright Shimin Kouchi school